中国乐高?不它叫榫卯积木

时间:2021-08-22

  中国人多少都懂什么是榫卯结构,那是中国传统木作的接合方式。凸出的部分是榫,凹进去的部分是卯。榫卯相扣,契合为一。

  如果有一款榫卯积木,会有市场吗?有!杭州晚峰文化创意有限公司负责人刘文辉打造的榫卯积木,最近火到了海外。根据某跨境电商平台的数据,今年1月到5月,榫卯积木的订单数比去年增长500%。有个生活在亚特兰大的美籍华人,向刘文辉购买了榫卯积木,“他说特别害怕3个孩子忘记自己是中国人,他想用榫卯积木去影响孩子。”刘文辉说,也有外国人觉得新奇,想买来玩玩。有顾客说,榫卯积木是“中国的乐高”。刘文辉不太喜欢这种叫法:“相信这种借力外国品牌的标签,以后会逐渐淡化。”

  刘文辉学美术出身。大学毕业后,画过商业壁画,做过平面设计,还去越南待了7年,管理工程项目,“每天都是扬尘、机器、工人,一年回次家”。但他始终想成为一个手艺人。2012年夏天,刘文辉回到苏州老家创业。他开过书店,只卖绘画、书法、美食、园艺、茶道、琴艺六类书籍;他办过美术类的兴趣班,1个人教50个孩子;他喜欢木头,尝试做了木头的茶盘、书箱和台灯;但他始终觉得“没办法实现大梦想”。

  2012年底,刘文辉在上海第一次接触到榫卯结构的古建筑模型,那是一座宫殿,搭建好的,严丝合缝,几乎无法再次拆卸组装,摆在透明的玻璃罩里,供人参观欣赏。他暗自惊叹:“发现宝藏了。”在他看来,榫卯里藏着中国智慧,有和谐、互助的力量,更重要的是,这种艺术形式可触摸、可体验。

  刘文辉想把榫卯做成商品。没想到,他和周围朋友一交流,鲜有支持者,“自己玩玩就好了,做成那样很难的。”合伙人也找不到,按照常规思维,市场里没出现过的产品,投资有风险。“传统手工艺都面临类似痛点。”刘文辉说,榫卯结构是老木匠的看家本领,但现代人的生活里,榫卯几乎消失了,建筑是钢筋混凝土建造的,愿意吃苦学木工的人也少。不过,兼具实用性和美学价值,榫卯被专家学者奉为艺术殿堂的瑰宝,是学术界的宠儿。

  刘文辉把榫卯的门槛降低,做出榫卯结构的积木,让传统技艺商品化的想法得到了很多老手艺人的支持,“他们说我做的事了不起,他们感慨会盖木结构房子的工匠越来越少,如果用这样的方式把榫卯技艺保留下来,未尝不可。”这些老手艺人愿意把自己收藏的图纸、工具拿出来,免费让刘文辉利用。

  古建筑纷繁复杂,榫卯结构各式各样,起步阶段,刘文辉选择了斗拱作为积木原型。2013年,刘文辉尝试制作了30套斗拱积木,到古建筑爱好者的群里发广告,一套卖600多元,两个月卖完了。买家惊叹:“真有人做出这样的积木。”刘文辉觉得,这是积极的信号,“方向是对的”。

  2013年下半年,刘文辉在电商平台开店;2015年,创立公司,把事业从苏州搬到杭州;2016年,他考上中国美术学院研究生。他骑着自行车,在学校周边找到一个100多平方米的厂房,生产榫卯积木。两台机器,1个工人,半自动化的生产方式机器把木头切开,人工再用凿子雕刻,年产量1000套。“随便一个零件都能看到刻刀的痕迹。”但因为精细度不高,零件之间常常卡不上。

  当榫卯积木离开古建筑爱好者的圈子,面向大众时,不少消费者直呼“看不懂”:一套积木凭什么要卖好几百元?一个月能卖出10套,已经是不错的成绩,更常见的情况是,一个月一套都卖不掉。买机器、购置原料、外出考察、打样、测试,一系列的研发流程烧钱很快,他的积蓄很快花完了。

  榫卯积木破圈需要时间。到2018年,刘文辉的工厂规模扩大到500多平方米,月销量上升到几百套。2019年,刘文辉迎来黄金时间。“国潮”逐渐兴起,有媒体主动联系刘文辉拍摄了小纪录片。有段时间,杭州地铁、公交车的移动屏幕上,都是刘文辉的采访,连续播放1个月。市场就此打开,线下经销商纷纷找来,榫卯积木出现在书店、博物馆和文化空间的文创产品区;2019年12月,线万套。

  如今,榫卯积木已经做到了第九代,得到了故宫博物院、陕西历史博物馆等博物馆的青睐。同时,刘文辉的竞争对手,也已经有七八家了。对他来说,这是个好消息,说明榫卯积木有市场。他想把零件型号和样式做得更标准,给人们更多创造和发挥的空间。榫卯结构的木房子也许会越来越少,但由于榫卯积木的存在,榫卯手艺的传承有了更多的可能性。传统榫卯走进工厂,成为文化产品,这或许只是一个开始。


友情链接:
中国徐州网,欲知徐州事,点击徐州网包含有徐州新闻,新闻中心,新闻专题,爱美食,行天下,消费狂,时尚消费卡等综合新闻门户网站